10人进入公开竞聘环节!国羽教练组公开竞聘,张军盼选拔更多人才

10人进入公开竞聘环节!国羽教练组公开竞聘,张军盼选拔更多人才

为进一步加强国家队教练员队伍建设,中国羽协于3月1日、2日在成都双流训练基地举行了2024巴黎奥运周期国家队、国家集训队主管教练员公开竞聘会。

此前,中国羽协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公开竞聘的公示。公示中写明,此次公开竞聘的岗位是:国家羽毛球队4个单项组主管教练(女双主管教练一职已聘请韩国教练姜京珍,所以不再公开竞聘)、国家羽毛球集训队5个单项主管教练。对于参与此次竞聘的条件、要求等,公示中也有明确的说明。在报名截止时,因报名竞聘国家集训队混双主管教练的人选未能达到参与竞聘的标准,最终公开竞聘的岗位为8个,共有10人进入公开竞聘环节。

为确保此次公开竞聘的公平、公开、公正,中国羽协组成了由主席张军、副主席夏煊泽、副主席兼秘书长王伟牵头的考评小组,成员包括中国羽协教练委员会常委代表、运动员委员会代表等,同时还由中国羽协纪律委员会、新闻委员会代表组成监督组,对竞聘全过程进行监督。3月1日、2日,参与竞聘的10位教练依照竞聘要求,从自身优势、对竞聘岗位的认知、执教理念、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方法等方面进行了公开演讲。

连续两天的竞聘,杨明、罗毅刚、陈郁、乔斌、黄展忠、陈其遒分别竞聘国家羽毛球队混双、女单、男单、男双主管教练一职;潘莉、何汉斌、吴云勇、文凯竞聘国家集训队女双、男双、男单、女单主管教练一职。每位竞聘人均进行了时长15至20分钟的竞聘陈述,他们从项目本身出发,结合发展规律,总结了过去的问题和经验,并提出了有针对性的备战计划以及未来的目标与落实举措。每位竞聘人完成陈述后,还要接受考评小组的现场提问。随后,考评小组根据竞聘人的表现,从德廉、能、绩、勤、演讲综合表现等方面打分。

为期两天的竞聘进展顺利,无论是参与竞聘的教练还是考评小组都秉持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对本次竞聘予以了高度的重视。在所有竞聘人完成竞聘陈述后,考评小组就每位竞聘人的得分及整体表现进行了讨论,形成了统一意见。最终的竞聘结果将在所有程序完成后公布。

中国羽协主席张军表示,本次竞聘是国羽非常好的一次提高自我认识、增进相互交流与沟通、统一思想的机会。他肯定了每位参与竞聘的教练的表现,认为大家围绕巴黎奥运周期确定的目标与实施方案都比较清晰,对于所承担的责任也有准确的认识。但他特别强调的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是落实。他说:“今年我们要面对亚运会、汤尤杯、世锦赛的考验,同样,这也是对教练员们的一次考核。”

本次公开竞聘只有10位教练参与,人数不多,对此张军也觉得有些遗憾。在他看来,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国家队教练所承担的责任与压力很大,加之疫情期间国家队长时间处于封闭训练状态,教练们无法顾及家庭,这些都会让很多原本想参与竞聘的教练望而却步。与此同时,全国的教练队伍建设需要进一步加强,尤其对于年轻教练的培养要加快步伐。在此次参与竞聘的教练中,90后的乔斌竞聘国家队男单主管教练,张军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不管乔斌最终是否可以竞聘成功,他的积极参与代表了年轻一代教练积极进取的勇气与信心。

谈及教练队伍尤其是国家队教练的梯队建设,张军表示今后要在进一步拓宽思路,强化自身教练队伍培养的同时,继续坚持“请进来”的模式,一是聘请真正高水平的外籍教练前来执教,二是充分发挥专家智囊团的作用,在备战的关键时期请业内的专家、前奥运冠军们协助队伍的备战。张军由衷表示,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才将心中对羽毛球的热爱转化为事业发展的动力来源,一起搭乘着国家羽毛球队的这艘大船,为国争光。

文 | 羽毛球杂志

38岁续下5年长约!亚洲留洋第一人的神奇还在继续

38岁续下5年长约!亚洲留洋第一人的神奇还在继续

随着运动医学的发展,足球运动员的职业寿命在进一步拉长。过去,30岁以上的队员往往被称作“即将进入到职业生涯末期的老将”,但现在这一数字被普遍提升到了35岁。各大联赛中,也不断涌现出各路“老妖”表现不俗。

作为历史上在德甲联赛最为成功的亚洲球员之一,前日本国家队队长,已经38岁的长谷部诚在2月下旬和法兰克福签下一份到2027年的长约。

作为球员,他最少会踢到2023年夏天,届时在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退役。此后的时间,他将转型为一名教练员。换句话说,他的这份新合同,是一份“球员+教练”的双重合同。

职业球员在结束职业生涯之后转型教练员并不罕见,尤其是最近这几年,欧洲各大赛场涌现出了很多少帅。不过,虽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亚洲球员在欧洲赛场闪耀,但是真正能够在退役之后在欧洲主流赛场执教的人却是不存在的。

这里究竟有何困难?那么作为一名出色的球员,长谷部诚可否开创亚洲人在德甲或者是欧洲赛场出任教练员、主教练的先河呢?

最大壁垒:欧足联的教练资格紧缩政策

就当下国际足坛的形势来看,亚洲人很难在欧洲球队执掌教鞭,主要原因有二。第一,亚洲相对欧洲是足球较弱势的一方,这一点上南美会对比其他大洲有不小优势。

第二,欧足联与其他的足联的职业教练资格不互通,而考取欧足联的职业教练资格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所以,即便是在亚洲赛场取得十分不俗成就的教练,也基本没有机会去挑战欧洲赛场的执教。

长期从事足球青训工作,曾在德国不同的业余球队的梯队中担任教练的中野吉之伴在《FOOTBALL ZONE》上面做出了自己的分析。

他深耕德国足球多年,2009年7月取得德国足协认可的A级教练证书(欧足联A级),历任多支低级别球队的主帅,并身兼专栏作家的职务,用自己的视角去观察德国足球。

中野认为,长谷部诚未来需要面临非常大的挑战。现阶段要想在德甲执教,需要拥有欧足联的职业教练资格(欧足联S级),这一点就是最为困难的。

他自己在2009年就拿到了A级证书,但此后10多年时间里里,无法再进一步。究其原因,则是因为职业教练的资格获取,本身就有一条很难逾越的鸿沟。在德国,获得A级教练员证书之后,必须要拥有在下列6个岗位中的任何一个工作满1年以上的证明。

这6个职位是:1.德甲、德乙、德丙的助教;2.德甲球队的的U17、U19梯队主教练;3.女足德甲、德乙的主教练;4.第6级别联赛(含)以上级别球队的一线队主教练;5.地方青训中心的代表

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难事,但现实的状况是僧多粥少。在获得A级教练证之后,就可以加入职业教练联盟(BDFL),该组织目前有正式会员5200人。

不过,因为A级资格证书持有者加入该组织并非是强制性的,所以实际上当下持有欧洲教练A级证书的人只多不少。在基数如此庞大的人口面前,可供这些教练去选择的岗位只有寥寥数个。

因此,在长谷部诚已经38岁的前提下,如果他能够在50岁之前实现在欧洲主流联赛执教球队的理想,就可以说非常了不起了。

亚洲的探路者

在获得上述的6个岗位之一的工作证明之后,只是第一道难关。在这之后,将会参加欧足联的职业教练讲习班,也就是我们时不时能看到一些退役球星大合照的那种讲习班。

但是,现在这个讲习班的难度也提升了。过去,该讲习班是从符合资格的教练员中严选25人。去年欧足联宣布要缩减规模,改革体制,25人的讲习班缩水到16人。而分配给德国足协的资格仅胜12人。

换句话说,如果一名在德国积累经验的教练员要想上这个讲习班,需要入选德国足协框定的12人名单,进而再盼着被欧足联选入16人名单。概率很低。

至于原因,欧足联认为必须要挑选出精英中的精英,才能保证职业教练员的品质。事实上,限缩考取S级证书的人数,不仅是德国足协在这么做,欧足联旗下各个足协都是如此。即便不在德国考取,其他地方的困难也不会小。

但无论如何,长谷部诚已经下定决心要去做亚洲教练在欧洲的探路者。法兰克福俱乐部乐于给他长达5年的“双重合同”,毫无疑问是对他的最大肯定。

这名在德甲效力时间即将达到15个赛季的老将,在众多一流教练员口中,都被认为拥有成为出色教练员的潜质。或许这些话语是客套,但我们姑且信之,毕竟合同年限是实打实的。

假如在未来,长谷部诚可以成功拿到S级教练证书,并且在欧洲主流赛场谋求到主帅的工作,毫无疑问开了历史先河。当日本教练、亚洲教练也可以成为欧洲球队的选项之一,就意味着未来亚洲足球,尤其是以中日韩三国为主的东亚足球在世界足球版图上可以谋取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长谷部诚对于球员这条路的热情不减。在官宣和俱乐部续约之后不久,他自己就在个人社交账号上澄清:“目前还未正式决定要在2023年夏天结束球员生涯,需要在明年春天和球队商讨后决定。”

可见,他即便是踢到2024年也不要奇怪。而本赛季剩余时间里,只要他能够再出战一场联赛,就可以跃升到德甲历史最年长出场排行榜的第2位,仅次于39岁又5个月7天,同为法兰克福名宿的乌利·施泰因。